您的位置: 齐齐哈尔资讯网 > 娱乐

劈天斩神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我烦着呢

发布时间:2019-10-19 01:52:51

劈天斩神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我烦着呢

尽管朝中大臣极少有人了解这些,但宇文则自己的内心,还是存在一定压力的。

被阴无为压制了数十年,宇文则还能得到朝臣们的拥护,主要是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。

以残疾之躯哑忍,在朝臣面前痛诉幽阴门的罪状,所谓的卧薪尝胆不过如此。

宇文则让朝臣们相信,自己一直都在寻觅机会,总有一天会铲除幽阴门,还萨特王国一个太平的世界。

朝臣们对宇文则曾经的遭遇深感同情,实在找不出理由,怀疑宇文则对幽阴门的痛恨。

加上阴无为在适当的时候,也给宇文则一些配合,糊弄朝臣不算太难。

上次逸尘闯入王宫,说是和宇文则商量,实际上就是强势威胁,迫使宇文则答应镇东将军的人选。

为此,宇文则已怀恨在心,又有宇文锋宁愿跟着逸尘,也不肯听从安排,去镇东将军府卧底的事情,更让宇文则心中大为恼火。

通过各方面的查探,宇文则逐步知道了,义兵团和三英佣兵团的关系,而逸尘则是它们共同的主人。

随着义兵团的权势不断壮大,宇文则预感到可能有危机降临。

为了遏制义兵团的崛起,宇文则甚至求助于阴无为,想利用幽阴门的实力,对义兵团加以打压。

然而,不知道出有什么样的缘由,阴无为并没有答应宇文则的要求。

反而对正在壮大的义兵团开一面,只是例行公事般的,派出堂主长老之类的属下,去‘争取’义兵团的加盟。

即便被一尺道长和袁守义屡次拒绝,阴无为也不曾大动干戈,这一点出狱了宇文则的意外。

越是这样,宇文则就越是觉得,义兵团迟早有一天,会对自己构成威逼。

特别是确认了宇文锋的藏身之处以后,宇文则更加惴惴不安。

派出莫飞将军和康将军2位钦差,说是应付阴无为,其实并非如此。

阴无为安插到随从中的三位战王强者,宇文则早就有所察觉。

只不过伪装不知道,任由他们发挥,都没有告知莫飞将军。

宇文则此举做的非常高明,不管那三位战王强者是否成功,对他都没有坏处

若是三位幽阴门的战王强者,对义兵团造成打击,必然会引发义兵团和幽阴门之间更大的纠纷。

让两个对自己都具有威逼的权势相互厮杀,不管胜负如何,对宇文则都极为有利。

不动一兵一卒,同时消耗双方的实力,给宇文则带来渔翁得利的机会。

要是顺便找到了宇文锋,阴无为必定将其斩杀,宇文则就可以趁着朝臣们不明真相之际,堂而皇之的出兵剿灭义兵团。

就算三位战王强者失利,遭到义兵团的斩杀,宇文则也不会承担。

最多装腔作势的打个招呼,说是没有及时发现奸细,义兵团也不能拿他怎样。

惋惜的是,阴无为派去的三位战王强者,并未查找到宇文锋的行踪,反而被傻猫和烈焰魔鹰消灭。

义兵团没人动手,就斩杀了阴无为的属下,虽然把阴无为气得半死,却不曾激化义兵团和萨特王国朝廷的矛盾。

宇文则不敢轻易动手,怕自己的傻儿子宇文锋,到时候站在逸尘一边,说出曾的遭遇,反而让宇文则的无情暴露出来。

宇文锋一天不出现,宇文则的心病就不能消除,也就对逸尘无可奈何。

毕竟,义兵团到今天为止,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萨特王国百姓的事情。

相反,更多的时候,是义兵团帮助百姓摆脱幽阴门的欺凌,给百姓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。

从又嫉又恨到又恨又怕,宇文则把都推到宇文锋的头上。

既然宇文锋主动出现,宇文则没有理由不见,而且必须要见。

趁着众位朝臣都在,宇文锋断然不会做出对自己父王不利的事情。

只要稳住了宇文锋,宇文则就能对逸尘采取行动,就算不能将逸尘置于死地,最少也要‘证明’自己的‘无辜’。

这一关要是能顺利度过,宇文则就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,想法消灭萨特王国境内的义兵团。

相对而言,宇文则觉得义兵团对自己的威胁,要远远大过幽阴门。

“锋儿参见父王和各位大人。”

宇文锋一进门,就和宇文则和众位大臣施礼。

好多年没有进入王宫大殿,宇文锋仿佛有点不适应。

也不管认识不认识,更不问对方的官职高低,宇文锋都十分恭谦的逐一打招呼。

“锋王子殿下,折煞老臣了。”

阁老大人连忙还礼,并不断地告罪。

看着宇文锋长大,直到被宇文则送入玄天宗,阁老大人对宇文锋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小时候的宇文锋,仗着自己的王子身份,又是公认的修炼天才,从来就没把朝臣们放在眼里。

倒是和阴无为的儿子阴元广,成了不是兄弟的兄弟,关系非常密切。

多年不见,阁老大人一下子还没有习惯,宇文锋的恭谦多礼,不由得惶恐至极。

“下官拜见锋王子。”

连阁老大人都低头还礼,其余的朝臣们更是一个个的过来拜见。

虽然没有接受分封,宇文锋并无实质性的官职,可人家是国王陛下的亲儿子,生来就高高在上。

唯独白大将军端坐椅中,连看都没看宇文锋一眼,仍然气鼓鼓的生着闷气。

逸尘拿不出证据,就要被宇文则反咬一口,白大将军深为逸尘担忧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,宇文锋大大咧咧的闯进来,也不知道对逸尘是好是坏。

“白大将军,你这是……”

宇文锋从群臣人堆中出来,跑到白大将军身边,笑嘻嘻的说道。

除了阁老大人之外,就属白大将军对宇文锋最好,甚至还是宇文锋修炼时的启蒙老师。

即便白大将军爱答不理,宇文锋也要对他客客气气。

“我烦着呢,谁让你来的?”

白大将军头也不抬,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。

要是平时见到宇文锋,白大将军早就上前迎接了,更何况还是好几年没有见面。

可现在的局势不太有利,白大将军哪有心思和宇文锋啰嗦。

“白大将军向来都是没心没肺的,怎么会有烦心事呢?”

宇文锋不计较白大将军的态度,依然嬉皮笑脸的揶揄道。

从小就随便惯了,宇文锋知道白大将军不拘小节,根本不会和他生气。

“放屁,老子啥时候没心没肺了?”

被宇文锋1说,白大将军立马就要发火。

这小子好不容易出现一回,还要给自己添堵,实在是可恶至极。

“哪个不长眼的那么大胆,敢让白大将军不痛快?”

宇文锋闻言,回头朝着在场的大臣们看了一眼,大声的问道。

就凭白大将军的脸色,宇文锋就知道他在纠结。

不过,既然自己来了,就得让白大将军高兴点:“您老告诉我,我给你出气。”

宇文锋的注意力只在白大将军1人身上,连白大将军身旁的逸尘似乎都没看见,招呼也没打一个。

木椅中的宇文则见状,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看样子,宇文锋并不一定是为了逸尘的事情来的。

这样的话,逸尘今天想要全身而退,好像不太容易。

“说得好听,你老子让我不痛快的,你敢怎样?”

白大将军眼皮1翻,瞪了宇文锋一眼,气咻咻的说道:

“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,少来打岔。”

宇文则和逸尘各执一词,事情还没有个了断,若是被宇文锋搅和了,未必对逸尘有利。

宇文则的真面目,一天不揭露出来,萨特王国就一天不得安宁。

四大王国朝廷,还在等着萨特王国官方的解释,弄得不好就要兵戎相见。

就算还能拖几天,也不能让逸尘今天陷在王宫大殿以内啊。

“不会吧,你是萨特王国的大将军,父王最倚重的大臣,一定是你误解了。”

宇文锋1脸的不以为然,就像白大将军说了个不好笑的笑话一样。

转过身,对着宇文则说道:“父王,这是怎样一回事?”

“锋儿,你如果没事的话,先退到一旁,等父王处理好事情以后,再和你聊。”

宇文则态度和蔼,满脸的慈爱模样。

把宇文锋支走,并暗中控制起来,逸尘就不再有牵制的手段,宇文则就能稳操胜券。

“呃……父王,我今天来,是有事情要办的。”

宇文锋稍稍犹豫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面对自己的生身之父,宇文锋心里有些难受。

但事已至此,除坦然面对以外,并无其他良策。

“国事要紧,你的事情回头再说。”

宇文则皱了皱眉头,尽量的保持着脸上的笑容,还伸手摸了摸宇文锋的脑袋。

不管宇文锋想说甚么,宇文则都不希望节外生枝。

“父王,我要说的就是关系到萨特王国存亡的大事,必须当着各人大人的面,才能美满解决。”

出乎宇文则的预感,宇文锋并没有离开王宫大殿,而是态度坚定的说道。

“国家大事自有父王我处理,轮不到你操心!”

听了宇文锋的话,宇文则的脸色马上就阴了下来。

呼和浩特癫痫病
泉州治疗牛皮癣医院
珠海治疗卵巢炎医院
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
泉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